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汉雅推荐】魏金修写意花鸟画赏析!


 

魏金修,湖北省公安县人,生于1952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湖北省中国画学会常务副会长,湖北书画院副院长,湖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武汉市文史馆馆员,曾任湖北省第十届人大代表。

代表作《猎神》、《吉祥花店》分别入选第七届、第八届“全国美展”;《秋颂》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并获优秀作品奖;《清和朗润图》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祥云暖天下》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并获优秀作品提名奖;《秋日私语》、《清韵》、《和风细雨》分别入选全国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画院双年展”;《有朋自远方来》获“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画院奖;《采西园之黄花》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的“97'全国首届中国画邀请展”,获评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奖;《秋天的故事》在“世纪·中国风情中国画作品展”获银奖;《青果》获中央电视台主办的“94'新铸联杯中国画、油画精品展”铜奖;2007年参加“湖北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在全国政协礼堂展出,受到全国政协原主席贾庆林等中央领导接见。

1999年被授予湖北省文联第四届文艺明星奖称号,2002年当选湖北省第十届人大代表,2007年被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授予湖北省第六届屈原文艺优秀艺术奖,2012年获湖北省政府楚天文华美术奖,2014年11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艺委会、中国画学会、湖北省委宣传部、湖北省文化厅、省文联在湖北省图书馆联合举办“魏金修个人画展”。


 

有朋自远方来  纸本水墨设色  204cmx172cm 2007年

后现代生存经验的写意花鸟

《美术》杂志社长兼主编 / 尚 辉

后现代既是一种生存方式,也是一种视觉经验。这种高度物质化与信息化的城市生存,几乎彻底改变了以往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而如何观看自然的花鸟画,也由此呈现出一种新的审美转向。

棉花是种经济作物,古今中外,大概鲜有画家会把棉花作为一种审美对象予以描绘,更不可能出现在以花卉自喻品性的文人画家的笔下。把棉花作为花鸟画材的,大概只有魏金修画得最好。他的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并获奖的《祥云暖天下》,不仅画幅巨大,而且通幅只用浅绛与淡墨,就把绽放的犹如祥云一般的棉花描绘得如此灼灼绚烂、如此离离悠远。他画中的棉花不是婀娜多姿的娇艳,而是挺直素淡,拙朴温润。准确地说,他画的是株株相依的棉田,画的是棉田聚拢的气象。那颗颗吐絮的棉花,既似素宣留白,也如粉黛晕染。他想用水墨锁拢那在田垄驻足的“游云”。显然,画家欲通过棉田的吟诵,改变花鸟画耽于文人的自赏,把那样一种朴茂旷远的田园野趣引入纤秀柔雅的文人花鸟画。


 

春雏图   纸本水墨设色 180cmx97cm 2010年

“田园野趣”或许可以看作是20世纪以来中国花鸟画审美视点的一种重要改变。从齐白石画蔬果白菜,到郭味蕖画筐篓上的山丹丹花,他们扩充的不仅仅是花鸟画的表现题材,在这种题材扩展的背后揭示的是,他们因观照对象的不同而反映出的审美意趣的转移。齐白石一生欲做青藤雪个的“走狗”,却因他来自乡间、不期然而然地自然形成了从文人自赏向田园诗意的审美转换;郭味蕖有着明确的现实人文关怀的人文理想,他试图把传统修为养性的文人画转变为表现农民生活情感的田园诗情,他用锄头镰刀暗示他画面上的那些乡野之花,其实都是对劳动者生活情态的真诚抒发。20世纪下半叶现实主义创作思想对于传统花鸟画的渗透,并不是简单地体现在一些现实场景的描绘上,而是更深刻地体现在对于现实生活的人文观照上。田园诗情,生命活力,自然生态,这些传统花鸟画未能表达的审美主题都因后现代社会形成的人与自然的一种新关系凸显而出。魏金修的棉田絮花,在审美本质上已脱离了文人花鸟画的苑囿,它既不是文人的自赏或自娱,也非不染凡尘、高蹈冷逸,而是具有生命崇拜意味的田园颂歌。


 

停云图 纸本水墨设色 182cmx145cm 2013年

在《停云》和《停云图》里,他把棉田絮花表现得如此繁茂灿烂、如此温润幽微,把看似不入画的直茎大叶转换为符合浓淡干湿笔墨关系的花鸟画。其间,既可以看出魏金修深厚的笔墨功底与变通的化合能力,也可以感受到画家在语言转换过程中对于花鸟画审美品格的探索寻绎。画家有意弱化了茎直叶宽的硬挺粗壮,而着眼于花絮与枝叶形成的黑、白、灰关系,并由此在湿笔润墨上“做文章”,从而体现灼灼其华的璀璨、层层湿笔淡墨的氤氲,朴茂的田园气息、壮阔的勃然生机也由此跃然纸上。“田园朴茂”,或许也可看作是魏金修花鸟画的一种自觉的审美追求与探索。除了灼灼其华的棉田,他还喜爱画玉米地、葵花田,在这些作品里,他弱化了玉米与葵花挺立的直茎,让肥大的葵叶、繁密的黍叶形成画面参差错落的笔墨美感,并通过满密的画面表现庄稼葵田的壮阔朴茂。他一方面探讨这些作物进入花鸟画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则是以这种田园诗情凸显一种壮阔恢弘的美学张力,体现这个后现代社会人们久违了的自然亲情。


 

向阳花儿笑弯了腰 纸本水墨设色 183cmx144cm 2011年

田园作物的壮阔与朴茂,无疑是魏金修在当代城市化进程中重构人类与自然关系的一种审美表达,是高速快节奏信息时代人们舒缓焦虑、宣泄紧迫的一种心灵回乡的途径。他的作品总是离不开篱笆,离不开田野,离不开那些从未进入文人笔墨的闲花野草、庄稼作物。当然,从中国画的角度,他又不断努力用淡雅飘逸的笔墨来表现这些粗朴茁壮的乡间作物。他很擅长用水,无论棉叶还是葵叶、黍叶,他都通过用笔的技巧让淡彩水墨在宣纸上形成既自由渗化又控制成形的墨韵,大笔挥洒显现出大写意的气度,小笔勾写呈现出枝叶秀挺的灵动。在某种意义上,他试图将大写意的粗放简略与小写意、乃至没骨花卉的勾写融为一体,从而使他的这些乡村叙事的田野风物也同时具有花鸟画笔墨本体的探索性。


 

金山  纸本水墨设色 180cmx97cm  2017年

魏金修在花鸟画领域对于田园风物的回望,无疑是以后现代社会的生存方式为创作语境的。在他的许多作品里,窗口一直是这种快节奏城市化生活的暗示。这些作品总是以居室为内景,只有窗口透露出户外偶尔飘来的柳枝,让人联想那远离自然的城市喧嚣。各种形制的窗口所构成的抽象线条,一方面分割画面从而形成富有意味的形式关系,另一方面这些线条又通过写意性的用笔与水墨意蕴形成兼大写意与现代水墨为一体的语言探索。而这些作品的画面总是以盆花、插花、花器、水果为视觉中心,显现出人们在城市生活中仍然怀念的、挥之不去的那样一点零星的浪漫,而这种浪漫又如此地关乎自然、依赖自然。假若城市生活没有了那些花花草草,我们的心灵是否会干涸,我们的生活是否会枯躁?魏金修的花鸟画并非传统形制的花鸟画,那些居家的盆花,在某种意义上,也和他描绘的田野里的庄稼一样,表明的是当代社会如何观照自然的主题。

陇上高丘  纸本水墨设色 183cmx144cm 2009年

作为一位“50后”画家,魏金修不可避免地会接受现实主义美学思想的影响与现代主义艺术思潮的洗礼,因而,这一代人也不可避免地会以“变革”的思维来对待传统。这决定了他的花鸟画鲜有传统样式的沿袭,而更为自觉地追求一种新变。不论家居插花还是乡野那些不曾入画的庄稼,都被画家勇敢地择入画面进行某些文人笔墨的雅化。不论粗放的大写意还是工谨秀巧的小写意,抑或是没骨与大水量水色的冲撞,他都试图在题材图式与笔墨语言上进行诸种混搭与融合。“现代性的大写意”,或许就是他为自己花鸟画设定的一种中国画探索路径,他所有的画面视觉形式和写意、水墨语言的重整与变异都围绕着这个设定而展开,甚至于具有现代视觉经验的大写意花鸟,也已成为他最具有个人魅力的个性风貌。作为一位从乡村走来的中国画家,魏金修经历了这一代人从乡村到城市的巨大社会转型。在某种意义上,他的花鸟画正是这种社会转型在人类与自然关系上的一种审美折射。棉花、葵田、玉米地,都是我们曾经亲近熟悉的但又是过往了的乡村记忆,我们今天只能在家居的插瓶、花器里观赏自然的色泽,嗅尝自然的芬芳。魏金修在他的作品里真实地揭示了当代社会的生活方式以及人类的有关自然的乡村记忆。这或许就是他现代性大写意花鸟画的审美内涵,是20世纪以来传统花鸟画从人格比拟走向生活与生命的赞颂再至后现代社会有关自然隐喻的一种必然的逻辑演变。他艺术探索的可贵,或许也便凸显在传统花鸟画的这种人与自然的当代性关系的揭示上。

2013年12月2日于北京22院街艺术区


 

蓖麻图  纸本水墨设色 180cmx97cm 2013年

寻常物事 普世情怀

——魏金修农事题材花鸟画简议

中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原院长 钟孺乾

常听人说:画家画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画得好。这话的意思大约是想特别强调技巧和功力,而破除“题材决定论”吧?可是却与绘画的基本事实不符。依我的见识和体会,以实象为依托的绘画,其制作与赏会的环节大体是这样的:第一是“辨象”,也就是画什么;接下来就是“比对”,与实物比对,与前人典则比对;再往下就是“寻思”,如果画中有特别的意味和理念的话;最后得出见仁见智的品鉴结果。可见,“画什么”因其决定着作者的意向和观者的期求,一向备受重视。


 

伐薪图   纸本水墨设色 180cmx97cm 2016年

世界之大,物象之繁,要画什么,先得有所选择。例如在文人水墨画中,人物首选高士,草木独重兰竹,其中缘由,众所周知;广而言之,某物之所以入某人之画,绝非偶然,这首先是由“意蕴”所决定的。就说画竹吧,这是郑板桥的最爱,作为一位体恤民生的地方官员,他由眼前风雨飘摇的萧萧之竹,听到“民间疾苦声”,因而“一枝一叶总关情”。 其表达意图与文仝、管道升和金农大不相同。另一位平民意识强烈的画家齐白石,却很少画竹,表面的理由是竹的直线太多,不利于他的风格发挥,其实是有意回避被众人画滥了的题材,而另有选择。比如他常常画农具、草虫、村童游戏,画这些极其平常的东西来寄托他的乡思,以及对童年的追忆。甚至可以说,齐白石对题材的选择是苦心孤诣的范例,其中隐含着对其出身的刻意宣示,体现着倔强自尊的性情。

烟花无语  纸本水墨设色 180cmx97cm 2013年

老友魏金修则是近旁的例子,他的出身和齐白石相近,艺术思想也有部分的相似,他通过数十年的历练和体悟,决计要以乡村记忆和田间作物为主要题材,表达对渐行渐远的农耕文化和质朴乡土的眷恋之情,从而开垦出一方自家的园圃。与郑板桥画竹不同的是,他不以居高临下的角色垂怜于弱者;与齐白石的用意也有所区别,他画农事稼穑,纯然出于对某种生存状态的肯定,对生长之物的喜爱。可贵的是,与两位先贤的共同之处,乃是比兴手法的运用,于寻常物事中发散出深厚的情感。

 

最是经霜滋味好 纸本水墨设色 136cmx68cm 2014年

当然,即使在当代,注意和涉足这样题材的画家也不乏其人:了庐画面包盘餐,李津画饮食男女,老圃画家常瓜果,也是各有所寄。不过,魏金修的比兴和象征更为平易近人,既没有庄禅的玄虚,也没有前卫的标榜。他所画的萝卜白菜,半出于前人范型,半出于实物写生,总在形色之中凸显对象的自然属性,令人见之可喜,而至于拈来可餐,充满着亲切温馨的气息;他画棉田,画稻梁,寄意于众生的温饱;画农家院子的简朴摆设,却也能透露出远方来客的欣喜。魏金修这类题材的画作有一种简单的、直截了当的博爱,而他俨然已经自觉地将其设定为自己的风格主导和审美倾向,这是很值得为他高兴的。

近来得以看到魏金修的大型画册和展览,受到如潮的好评,这是对于他长期努力的报偿。以此为基石,他可以择定蹊径,坚守之,变通之,提升之,以臻高境。

2015年1月16日

编织梦想  纸本水墨设色  247cmx123cm 2007年

神农山花   纸本水墨设色 145cmx360cm 2011年

和风细雨   纸本水墨设色  144cmx183cm 2003年

耕读传家    纸本水墨设色  240cmx120cm  2006年

可园清韵图  纸本水墨设色 180cmx144cm 2003年

责编:汉网

上一篇:黄鹤楼“水墨春韵”国画展 丹青绘长江美景

下一篇:“武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书画作品展”在汤湖美术馆开幕开幕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